主页 > W绿生活 >凤小岳《蛋男》圆儿时梦 切到手惊当厨师不易 >

凤小岳《蛋男》圆儿时梦 切到手惊当厨师不易

发布时间:2020-06-19   浏览量:952   

 

凤小岳《蛋男》圆儿时梦 切到手惊当厨师不易

带着新作强势回归大银幕的凤小岳,这回不仅一圆小时候的厨师梦,更因经历了结婚生子的不同阶段,体悟到活在当下的真义。

今天的通告很早,还不巧是忧郁星期一,工作人员纷纷点了大杯黑咖啡,仅为了一振精神。可準时抵达摄影棚的凤小岳,仅随便套了件 T-Shirt 就随兴有型,他看起来神清气爽,脸上没有一丝倦容。

「自从有了小孩之后每天都很早起,已经习惯了。」他这幺说。大银幕上的美味关係这回与林依晨在《我的蛋男情人》里以厨师身分谈恋爱的他,说是演出了今年最浪漫的电影也不为过,先是与依晨的高颜值组合看了赏心悦目,加上剧组飞至北欧取景,拍出梦幻空灵的雪地景致,最棒的是,这个角色更一圆了他小时候的梦想。

「我小时候第一个志愿可能就是当厨师,可能十岁之前吧。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会做菜,但是我喜欢开伙、切东西,然后把食材组合在一起。阿始这个角色是个很注重食材的厨师,当然对我很有吸引力,用新鲜食材来谈恋爱这个想法也很有意思,毕竟谈恋爱免不了美食这个环节。」

拿手菜是生蕃茄义大利麵的他,虽然平时就喜欢下厨,算是对料理有些心得,但真正诠释名厨还是挺有难度,「拿刀子的姿态要像专业厨师实在不简单,还好这次的饮食顾问给了很多指导,即便如此,有天拍到凌晨四五点最后几个镜头时,一不小心在厨房里切到手,切得还蛮深的,当下觉得厨师真的不容易。」

小岳这次饰演的厨师阿始不仅帅气迷人,更有择善固执的一面,而这个面向恰好与他内心深处的某块连结。「阿始的固执我演得蛮顺手的,他有点自以为是,太过保护自己,但本质上是脆弱的,因为他建立了让自己觉得安全的生活空间和框架,所以当别人靠近时,他就会退缩,其实我觉得可能每个人都会这样。」

电影带我去不同地方

电影让小岳有机会在各个角色中悠游,享受故事与故事间带来的冲击,也让他去世界其他角落。从《九降风》、《女朋友.男朋友》、《艋舺》到将他推上男神宝座的《小时代》,他坦言直到最近才对拍电影这件事有更深的体悟。「可能我这些年来看了很多电影,越来越了解不同的叙述方式,理解导演、演员或是製作方想要说的故事,会开始思考为什幺他们要在这个阶段讲这样的故事。以前不会想这些事情,但现在才开始比较了解拍电影是什幺,慢慢开始。」

从第一部电影至今,小岳纯净如高中生的眼神从未变过。他有自己的步调,优雅自若,像旷野里耐心等待的猎豹,只为了更好的机会。「我知道自己拍的戏还不够多,可是我也不着急。最令我期待的就是遇到不同製作团队和导演,去学习他们的手法以及思绪的过程,真的是什幺角色都想尝试。现在两岸三地市场很蓬勃,因为平台宽了,机会多了,门槛也相对变高,其实是更考验台湾电影工作者的时代。」

旅行是生活养分

凤小岳《蛋男》圆儿时梦 切到手惊当厨师不易

紫色套头毛衣,Versace;西装外套、皮鞋,both by Dolce & Gabbana;灯芯绒长裤,Fendi。

几近完美的混血外表,让凤小岳只消走进一个空间,旁人就难以移开目光。独特的成长背景加上从小旅居世界各处的开阔视野,让他的好看不仅有层次,更具有深厚底蕴。曾待过台湾、少林、亚维农、英国,小岳的人生地图辽阔,他更懂得将一路上的点滴经历化为自己的养分。

「我总是在一堆转捩点之中,又开启了另一个转捩点,这个过程还没结束,下一个又开始了。我的人生有点像一直重新开始,也一直在结束。当然这可能与从小旅行的经验相关,现在又随着工作延续这样的生活,真的很幸运,以前可能觉得理所当然,但现在会越来越珍惜这份幸运。」

他说自己有时候也会惊讶怎幺还没三十岁就经历了这幺多事情。「无论是拍戏的事情、在欧洲遇到的事情。在很多事情不断冲击你的时候,时常会忘记停下来好好享受生活。可能这也是我接《蛋男》的主因,做饭是现代人不太做的事情,但透过烹饪料理,可以将忙碌的步调慢下来,享受生活。」

因为喜欢烹饪而接下《蛋男》,小岳也逐渐发现,他的每个角色里,都隐约有自己的影子,「愈来愈觉得表演离不开自己,什幺人演什幺戏。我去年看到陈建斌导演的《一个勺子》,看了之后就觉得『哇!这个我绝对演不来的。』所以我现在开始好好做自己,也因为有小孩了,体悟的事更不同,小孩子就像个镜子,他看你的时候,心里的很多问题会直接用眼睛跟你讲,没办法逃避。」

上一篇: 下一篇: